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J第一月

並不輕鬆,但要保持輕鬆。
三個月前的我,必然不知道現在會在這裡,做這些事情。我想我有點僥倖,但其實更像是不斷地重考終於上了好學校,而那些同屆的好學生早已畢業。感覺新奇,但責任重大!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兵空2017

有位大哥花了二十年的時間上窮碧落下黃泉湊出一把65K2,有人從舊貨商手中挖到幾捆抗戰時期軍服,最後只剩一套當傳家寶,另一個大三的男孩裝了一巨老靈魂,說到老軍品,他比我們這些叔伯們都專業,還有個正在受預官訓的傢伙放假還來這練三行四進,這些人自稱為兵空。

我呢,猜是對青春的不捨吧?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龍思良

在本日下午一點之前,龍思良只是印在一本舊書上的一個名字。 原來他不只是水彩家,他是李行,古龍的御用設計師,如果你聽過李,古二人,就會知道這些作品的份量。













26年次的龍思良於2012年去世,原來他的作品早就存在許多小時候看過的電影海報與書籍封面。

這個月

說完電話之後的那天晚上,我獨自坐在在延平北路五段的永和豆漿店走廊,回想這一年半所經歷的事,接著一個月,彷彿好像迎接世界末日般,看了最想看的電影,去了最喜歡的地方,找了最要好的朋友,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然後時間一天一天接近,謙卑的誠懇的希望眾神明幫忙,讓我可以去做,可以做到。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車站 圖書館 鳥屋

隨便亂走就有隨便亂走的收穫,車站圖書館和書店開在一起我沒見過,這個地方應該算是鄉下了,電視上來去鄉下住一晚大概就這麼回事。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