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燕南山-五營我來了篇

1994年1月4日,最後一批待命解編人員,也就是我們這些業務文書在這天歸建到新單位,我的新家是駐地在金門本島西南角燕南山的步五營。這個營區熟的很,是以前474旅的旅部連所在地,七八九營文書們經常洽公的地方。至於為什麼八九營消失後會由步五營從小金跨海來守,又這麼剛好我改編到五營繼續留在金門本島?背後當然有些小故事:

烈嶼師不在烈嶼的七八九營:
158烈嶼師很怪的有幾個單位沒在烈嶼,工兵營營部在金門本島山外附近(毫無地緣關係),七營在大二膽,八九營守金門本島西南角,至少和烈嶼在同區域,但是打仗時(官方用語叫作戰管制)又歸金西師管,所以我們下基地和金西師輪流。

十年兵力精簡案:
1990年代的(金門)陸軍呈現一種組織龐大卻兵力不足的奇特狀態,我們一個步兵連幾乎只有四五十人,1993年左右上頭終於想通實施十年兵力精簡案,一個師九個步兵營砍掉三個把人分到其他的營補人,我們守大金門的八九營中標被砍,七營據說改為基幹營,有幹部沒士兵,負責後備訓練之類任務。

姦殺營:
1993年11月10日下午四點,小金門卓環國小四年級的學生林X芳遭姦殺棄屍在西宅,烈嶼師上自師長下到新兵都是疑犯,後來破案,殺人兇手正是步五營營部連下士陳X峰(執行槍斃後我還出公差去抬他的屍體),這件案子當時鬧的很大,步五營成了國軍之恥被小金鄉親譏為姦殺營,人人喊打,在地方上無法立足,正好調到大金門避風頭。

參一的特權:
敝人擔任參一文書近一年,吃香喝辣沒有,被連長臭幹罰蹲倒是家常便飯,更別說有什麼特別待遇,這次解編逮到機會,用換人頭的方式把自己換到步五營,因為我愛金城也愛山外。

基於以上原因,歸建後我還是得搭船回大金門到燕南山報到,到新單位我不擔心,一是梯次已老,其二是哥們營參一義偉比我早來半個月,看起來他已經打點好一切。

燕南山營區被金門縣政府要回去保留,打算成立某種文化園區。

塗的波亮的大門哨。

連長室?

連部組還是二級廠辦公室?

坑道口的防護圍牆。

屆退老兵特喜歡在上面接他們退伍的船。

裡面坑道我也很少進去,記得有防火防毒門,顯然是高檔營區才有的配備。

連集合場現在是居民堆東西的地方。

伙房。

我和政戰士的寢室,是474旅時代的小型福利站。全營區最佳套房,緊臨連集合場,聽到哨聲再起床也來得及,門口還有公共電話,整晚聽阿兵哥情話綿綿。

廁所離我也不算遠。

後來新蓋的營房,一度被當成中山室使用。

側門衛哨,經常處在放空狀態,外人要進來很容易。

在步五營營部連生活沒多久,便深深感受到這部隊不出亂子才有鬼,菜鳥沒規矩老兵懶散士官客氣,姦殺案後接任的正期班連長和碩士預官輔導長都是走老好人路線,和在八營營部連比起來,這個連像是個戰鬥營,我在這裡一直待到退伍,除了中間去受訓兩次以外都沒再搬家。

22 則留言:

  1. 我的年代,烈嶼師僅在大金佈署一個水頭營,所以在大金門很

    少看到繡著大小三角的烈嶼師弟兄.

    強姦殺人我們年代沒有,大概是因為還有八三么吧!

    但槍擊及暴行犯上案件一大堆,本師就槍斃了好幾個人.

    金中師的后盤山事件,事發原因我們聽到的跟管仁健文章有

    出入,但殺人總是真的.行兇者自殺未遂送回台灣醫治,出院

    後押回金門審判處決,回程恰跟連上弟兄同船,據弟兄轉述

    兇手半臉裹著紗布,用麻繩五花大綁,由憲兵帶往廁所方便

    .....處決好像是在中心教練場,(或靶場?)全金門各單位

    都派人來觀刑.

    本師步七營某連,亦有因士兵常期遭欺凌,於部隊開早飯時

    由窗口扔進幾顆芭樂...還好手榴彈受潮通通沒炸,不然又

    是件驚天動地的大案.

    60砲.

    回覆刪除
  2. 60兄所言甚是,如果831還在,該慘案的確有可能避免,據我事後從弟兄口中得知,兇嫌陳志峰下士平時性格兇殘,經常以虐待動物為樂,又經常呼伴飲酒誤事,是長官眼中的頭痛人物;當年案子沒拖太久便順利破案,據說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指引,1994年初死刑執行後,我碰巧擔任「送行者」公差,參與入殮火化還有接洽死刑犯家屬領取骨灰的任務,這段軍旅生涯難忘的際遇,容小弟以後有空再寫出來分享。

    回覆刪除
  3. 學長:我們應該是同一時期當兵的但小弟是五營兵器連駐地在舊金城,五營被踢來大金後營長還頒布禁酒令,只是本連有兩位弟兄半夜還偷溜去南光商店對面(小麗池)ktv消費被憲兵抓去金防部,關完禁閉後禿鷹營長還在營朝會上當眾狗幹他們,您提到營部連岳連長84年調到兵器連當連長印象他人很好......1698T昌弟

    回覆刪除
  4. 1698 那有遇到炮擊事件 哈哈 禿鷹是個有趣的傢伙
    岳世民連長 人帥又斯文 很不像正期班的 面對連上那些壞胚子有點鎮不住 當他的兵還不錯

    回覆刪除
  5. 學長:炮擊事件後兵器連每晚都要到一線連支援衛哨或打42炮照明彈,岳連長人很好但有一次發飆全連全附武裝(排長入列)當眾踹飛1702T的伙房弟兄贏得珠山無影腳的美名.我們二線連每個月都要走二次夜行軍,菜時背彈藥,77.記得從中心教練廠走到安岐村公所每次都走到延平郡王祠督導遇三次後就回連上睡覺了,全程只走過三次好累............1698T昌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幾乎~每個月都是我帶夜行軍><""
      1726士官~我記的~只有我背過~營長值星帶

      刪除
  6. 後來他這麼威啊 可惜沒親眼看到給他拍拍手
    夜行軍讓我感覺好夢幻 半夢半醒 所有景物都變成黑色

    回覆刪除
  7. 其實五營於84年10月底與2營換防回小金下基地,當時小弟剩60天退伍因受測人數不足硬是被叫去測第一階段,當年小金事件的母親和姐姐有來連上理髮只是大家都很安靜一切盡在不言中...

    回覆刪除
  8. 我真的覺得五營營部連軍紀有待加強,學長對學弟也很「客氣」,士官們更是軟啪啪,軍官更別說了,經常早點名搞了半個鐘頭人還沒找齊,幹部們也不生氣,讓我這八營來的老新兵很不習慣,也覺得會出大事不令人意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出事時的連主官管已換。
      出事後才客氣。

      刪除
  9. 學長:可能營部連軍官比較多而且又逢部隊從整吧!當然主官的態度有很大的關係基本上我覺得正附主官都要是職業軍官比較好..........昌弟

    回覆刪除
  10. 不知哪個古人說:慈不帶兵 大概就這個意思吧

    回覆刪除
  11. 學長:你玩臉書嗎?上禮拜剛加入岳世民連長好友,但他應該不記得小弟了,畢竟帶過那麼多兵.小弟臉書名字:李昌(照片是小女滿月照)連長用全名照片用他本人.

    回覆刪除
  12. 我昨天去加入了 還沒回呢

    回覆刪除
  13. 學長, 手邊我留的你的地址是葫東街31號4樓, 不是9樓耶;還是我記錯了?

    回覆刪除
  14. 你是.......怎可把真正地址斗出來

    回覆刪除
  15. 韓超倫之前 我還沒到 也失去連絡了 (歎氣)

    回覆刪除
  16. 各位真是太強了~為何我對軍中生活的印像如此模糊
    看了杜老的文章,漸漸回想起一些陳年記憶~精彩
    1692營彈藥士

    回覆刪除
  17. 看來我們時期差不多哩, 我是珠山旅部連旅部政三文書,1679大,石頭同梯,
    82/底兵力精簡正好從珠山調回列嶼南塘,五營就是這時候調去珠山,
    原本七營在大二膽,改調南塘集訓隊,負責集訓列嶼新兵.
    或許我們在旅部見過面喔. 當時旅參一是褚益全,x澤民
    我最近去拍的當年珠山旅部現況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657992644217113.1073741830.100000191512026&type=3

    回覆刪除
  18. 這幾位仁兄都曾經很熟悉呢

    回覆刪除
  19. 文章寫的不錯. 比陳文茜好些,

    回覆刪除
  20. Queen of Egypt (埃及豔后 ),Queen of Taiwan (台灣豔后)請看。
    http://photo.pchome.com.tw/rn122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