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這是緣分啊。

這是緣分啊。 畢業典禮之後,很多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了,當時十二歲的我沒想過這件事,但...也不完全是這樣。
杜哲宇是我的堂哥,至少在他國二移民前我們還經常玩在一塊,也會在週末相招到現在已經是京站的建成國中找楊福榮和楊明達。廖學昌在格致同校不同班,不用說那三年還能常常遇見,除了教室走廊,還有在三十九號公車站牌。讀北投復興高中時,意外發現陳美如也來了,原來我們念私立初中都是白花錢。到了大學,在速食店打工和劉怡君成了同事,還和他的專科同班同學交往了一陣子。當兵在金門,我相信兩萬大軍裡一定有六年二班的其他同學,可惜沒遇到。
 除了同學同事的關係,還有幾位不知算不算不期而遇,像是去逛士林夜市就有很大的機會遇到陳志明,應該不只一次,但我已忘記有沒有相認打招呼。當兵前也曾在社子加油站碰到郭芬芳,當時幫老爸送完貨急著去上學。十多年前到竹圍看房時,我一眼認出房仲是鐘欽富,雖然頭髮比以前少了些。最神奇的事莫過於和徐柏鋒的重逢竟是在某位學者的臉書留言板,我們討論蓬萊的老校舍時發現彼此的存在,他居然能從幾行文字中認出我。還有,在光華商場附近捷運站和王耀興擦身而過的寒暄。而近幾年混跡北投,偶而在咖啡店遇見王悅容,希望沒打擾到她。還忘了誰呀?林聖的店只去交關一次不好意思說。
回想至此,我相信即使沒有臉書,還是能和許多同學在某個角落相逢,或許早在某年報稅時見過彭敏芳呢。 年紀漸長,剛發生的事記不住,過往的老事卻忘不了,同學們,既然大家有緣重聚,就來聊聊這三十年是怎麼過的吧,沒事丟張相片上來也可以,免得路上相撞沒認出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